給華德福學校家長的演講1919.8.31(四之四)

魯道夫‧施泰納1919.8.31於斯圖佳特
中譯/陳脩平





(四)華德福家長的任務——送孩子走向未來、走進生命


我們想建立這所學校成為一個範例——許多人渴求這樣的學校,卻沒有勇氣走進來一看。人們終究會相信,人們也必須理解——所謂的社會問題都是教育的問題,只有以我們在華德福學校裡所做的努力才有可能促成社會的轉變。華德福學校的基礎是關注社會的意識,若忽略這個初衷就會是個大悲劇。希望想送孩子來華德福學校的家長們首先要認識到此點。我們對於自己要在世界上所做的事以及所負的責任充滿著意識,我們所做的事在各位家長交託給我們手中的孩子身上,他們的發展、他們的未來有著種種的可能性。我們擔起這份責任不是心血來潮的突發奇想,而是認知到這是這個時代所需要的任務,現在,特別需要與成長中的人類——孩子——工作,以人類所知最好的方式去教育他們。

我不知道各位是否和我一樣,過去這四、五年戰爭期間,看到孩子們——六到九歲或是更年幼——是如何長大的,是否和我一樣心痛。若各位不是無知無覺、不加思索地活著,而是對眼前發生的事保持關注和意識,偶爾不免會感受到一陣深沉的痛苦。若沒有去構想一些幫助的方式,帶領人們脫離這樣可怖的狀態,當我們看著最近孩童的成長環境,難免會心情沉到谷底。看著他們,不可能不感到心痛,若各位在思量此事時,同時也決心要盡己之力去帶給孩子們不同的教養(現在人們的做法造成了許多的悲苦和不愉快,我們必須有不同的做法),各位一定也會感到那份心痛。在最深刻的意義上,我們以教育創造了一小塊人類的未來。我們必須清楚知道,我們需要重新學習、重新思考許許多多的事情。今日,我在高年級和低年級的老師身上觀察到許多令人好奇、值得探索的事物。

最近在鄰近的城市給了一場演講,那裡有間大學。我說,社會問題除了人們常在談論的那些以外,也包含了一個事實,那就是雖然人們對生活中遇到的問題感到失望,卻不認為自己處於一種非人性的環境裡。我繼續說明自己的想法。之後有一位大學教授來找我——現在還有這樣的人存在,著實難以相信——他說他不懂現代藍領階級工人的非人性化的生存方式和工資水準有何關係。他看待工人們的處境與其他人並無不同,例如一位歌唱家以演唱維生,一個晚上收入三、四萬馬克。這和藍領工人做工領取工資,或是他自己作為教授,教學並收入一份薪水,並無不同。他看不出任何差異。只是收入水準的金額高低有所不同,但本質並無二致。因此,他看不出來工資貶低了人類存在的尊嚴或價值*。工資就是工資。

這是今日一位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所說出來的話。我們也從中小學老師那兒聽過同樣的反應。這些都顯示出我們需要革新師資培育和教育系統。我們可以說:「今日當我們聽到許多高等學府裡的人們說著要重建社會環境,以及進行學校革新的必要性等等,那真的是最活生生的明證,說明我們必須改革教育。這些人可以這麼談論著自己的想法,因為這些學校的形式就是我們要變革的。」

我們可能會遇到兩件事。莫特先生的理想是創辦一所學校,再過八天,學校就要正式開始了。因為我們這個時代的特性,人們可能會誤解他的立意和用心。我們可能會遇到一些阻力,而使理想無法付諸實現,這個阻力在一陣子之後就會瓦解。然後我們會說:「是的,莫特先生十分理想性,他想要的是烏托邦。沒有人能輕易地就實現他提出的理想。」為什麼是烏托邦?人們認為那是烏托邦,是因為大家還不理解,或是因為大家有所抗拒!

第二件事是,人們的理解可能來自於對真實社會的認識,對這項理想和期盼的具體可行性的認識。那麼,我們所想達成的就不再是特立獨行,而是理所當然的了。這件事會變得稀鬆平常,一開始是各位在座的人、後來會有其他人跟進說:「有人很務實地設想了這件事,其他人只是自以為自己了解生活的所有面向。」人們不會再說:「這是烏托邦!」而是說:「這件真正務實的事終於出現在世界上了!」

希望我們遇到的是第二種狀況!有心、有願投身於社會發展的人們,在今日和未來都會看到這是必要的。各位是第一批把孩子送到華德福學校的人,當各位帶著理解、保持關注、與教師們肩並肩站在一起,便能達到令人大大滿意的成就。各位的理解與關注是這間學校發展的起點,能讓這間學校真正成功。

祝福華德福學校的成功!希望它的成功讓人看到它的豐盛,未來在許多不同的地方也會有人做相同的事情。當然,只有當許多地方的人們出於同樣的精神做著同樣的事情(希望越快發生越好),只有如此,華德福學校想要達成的事情才能真正成就。然後就會有更多的人跟進。自由的靈性會成為主宰,自由的社會訓練和教育系統會遍佈在文明的大地上。

這樣的精神與感受會灌注在文明大地上,成為一股重要的力量,幫助我們打造一個更理想、更人性的社會組織。

希望大家都理解社會問題是多層次、多面向的,而教育問題是其中最重要的一個。祝願人們的心中對此升起理解和願景,祝願孩子們能發展出思考、情感、意志的力量。如此一來,當這些孩子長大之後會回過頭來感謝他們的父母,因為他們的父母遇見並看清了社會的問題,但這些父母們仍深受其擾,因為他們自己並不在新的、社會導向的教育中成長。孩子會深深感謝自己的父母了解這樣的教育理念。這些孩子與其他許多人會一同進入新的時代,透過真正人性化的教養和人性化的教育,他們會擁有自己的力量。

人們以各種各樣的方式希望孩子成為有用之人。過去的教師也是這麼說著。透過這個新的教育系統和教學方式,我們想讓孩子以更合乎人道的方式進入生命。生命透過以此方式養成的孩子而成形,生命中蘊含的人類天性會啟示給善解、正直、顧念社會的人們。

願這股靈性掌管莫特先生所開創的工作,透過華德福學校貢獻予一部份的人類。


*中譯注:施泰納的三元社會理念,在經濟方面主張人類勞動是神聖的,不是可做為買賣交易的對象,論件、按時、或任何與工作直接連結的計薪方式都是在消費人類的勞動力,因而貶損人性尊嚴。工資或薪水的給付乃是為支持工作的人,使其能有尊嚴、合於社會一般水準地生活著,而不是其所提供勞力的對價。


==============================
來源GA297 《The Spirit of the Waldorf School》,本文譯自英文版,感謝Anthroposophic Press同意翻譯刊登。


延伸閱讀:
給華德福學校家長的演講1919.8.31(四之一)
給華德福學校家長的演講1919.8.31(四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