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華德福學校家長的演講1919.8.31(四之一)

魯道夫施泰納1919.8.31於斯圖佳特
中譯/陳脩平






(一)期待新的社會秩序需要新的教育藝術

當莫特先生開始要為其員工子女設立一所學校時,他清楚的意圖是要為這個艱困年代的人類做一些事。他選擇的方法是要去療癒我們的社會,這是最主要的目標。各位的心裡都有這樣的呼聲——我們必須從自己經驗的事況中開創出一些新的,我們所經驗的是過去三、四個世紀以來在所謂的文明世界裡的種種。而要開創出另一番景象,我們所需要的、最重要的能力是以不同的方式——透過教育和養育——預備好一個人去面對世界,這個意念也深深刻在各位的心版上。我們需要的是不受過去三、四世紀之流俗沾染的新方法,那舊有的方式已經達到其頂峰。

面對未來,我們期待一個與現今十分不同的社會結構。我們有權那麼期待。我們滿懷慈愛地望著孩子、我們的下一代,特別是我們作為父母的人,心中總是常有疑慮、不安。我們深愛的孩子要如何適應與現在十分不同的那個社會?他們能應付人類所面對的、新的社會挑戰嗎?他們有能力貢獻於成就新的社會,讓未來的人能夠有更加人性的、不同於現今的存在處境嗎?

每個人都覺得教養和教育問題在深刻的意涵上是關於更高層次秩序的問題。這在我們所處的現代——社會快速變遷與轉化的年代——更是如此。回首過往,歐洲所經歷的可怖時代,我們看到的是血流成河,敵對陣營裡都是不滿的人群,戰爭使得骨肉分離而人心碎裂,這些都是由於近代以來不自然的社會發展所致。當我們回顧這些時,內心湧出一股探問:「在最廣義的看待下,我們要如何養育後代以使未來的人不會重蹈覆轍?」從這些悲慘和艱辛之中,我們必須體認到教育在重建人類社會關係上的重要角色。

我們聽到許多人從原則方面在談論這些事。然而,我們必須自問,人們是否以正確的方式談論這些話題。今日,人們用上一些好聽的詞語在談論許多事情。這些美麗的言詞並不總是出於內在的堅定力量,也不是來自內在的真理,讓這些話語的內容可以付諸實踐。今日,來到學校並教育著我們孩子的人們提出種種意見和看法,他們說:「我們知道應該如何教養和教導孩子。我們應該以我們一直想要但一直不被允許的方式去教小核;那麼正確的事就會發生。」說著這些話的人們背後,是那些培育教師的人。他們向我們保證:「我們擁有關於培育師資的正確觀點。跟著我們吧。我們會把正確的教師人選送進世界,然後在教育裡的一切事情就都不會有問題。」然而,觀察現今的社會情況,我們想對這些老師還有老師的老師們大喊:「你們或許立意良善,但你們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因為,除非老師們自承:「我們來自過去三、四個世紀所形成的傳統。正是我們所受的訓練把我們帶向、走入現今的悲慘世界。」否則的話,沒有什麼能幫得了現代教育,沒有什麼能讓現代教育提升到更好的境界。我們提供給老師們的只有工業主義、國家主義、資本主義,其餘的一概不識。當然,我們培育出一批批教師進入現場,他們適應現今的社會條件,但這樣的社會組成就是我們想要改變的。

這意味著,因為我們想要有所改變,想要轉化現今社會結構的整個樣貌,我們必須要有全新的教學藝術,並為這個藝術提供完全不同的基礎!

從許多方面看來,今日教育的問題也是教師的問題。今日,當我們和那些想要成為教師和育人者的人們談話時,常常感覺到一股很深的反社會性(anti-social)潛藏在人心中。我們談論著未來的教育應該是什麼樣貌。這些未來的教師們說:「是的,我早就提出那些意見了。我們應該把孩子教養成有能力的現代人。我們應該讓他們成為有用的人。我們應該不要花那麼多心力在職業訓練上,而是更多在教育全人。」他們談論著這些,轉身離去時,以為自己所想的和我們要的是相同的。但他們想的正好是相反的!

今日,反社會性的生活已經嚴重到人們用相同的詞語表述相反的意念。這使得人與人之間的相互理解變得如此困難。真正思考著社會性的人會與滿足於舊有傳統的現代人有十分不同的想法。同樣的,當我們試圖在實務上去解決教育和社會的問題時,我們必須從根本開始、用不同的方式去思考教學和教育。有些人相信我們可以在傳統教育方法的基礎上去達成變革,我們必須想得和這些人不同。真的,我們必須更加透徹地思考、覺察,而不只是接受許多人相信的觀點。除此以外,我們必須很清楚一件事:不可能在舊有的教育和科學方法中誕生出新的;教育和科學本身必須改變。

因此之故,我們在華德福學校開學之前提供教職員一系列的課程(譯注:課程集結為《人的普遍智識》、《實用教學指引》、《與教師的討論》)。我們揀選出來的教職員團隊盡量是與舊有的教育系統有著最少牽連的人——有些人原本與教育事務的關聯性多,有些人少。但是,我們也想找到有心、有志於社會與文化重建的人。我們想找的是有心、有志於奉獻的人,把今日的孩童養育成未來的人類。

這間新學校的老師也必須在心中懷抱另一個信念,那就是我們只教符合人性本質的事物給孩童。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我們想要建立的學校是要真真切切符合人性本質。我們想了解的是在成長中的孩子之內住著一個發展著的人。我們想從成長中的孩子天性內去知道孩子作為一個人想要如何發展自身,也就是他們的天性、他們的本質要如何才能長成真正的人。

「這也是我們想要的」,舊的老師及師培講師告訴我們。「我們總是想去教育人,例如,去考量到孩子的個別特質。」

是的,我們必須回答,各位已努力去訓練孩童成為各位心中所認知的人類模樣、去成為舊有的政治經濟生活中所需要的人。我們對於「人類」這個概念無法做任何事;而未來的人們不會知道或者也不想知道要怎麼面對、處理人類。我們需要從根本上的變革。


==============================
來源GA297 《The Spirit of the Waldorf School》,本文譯自英文版,感謝Anthroposophic Press同意翻譯刊登。


延伸閱讀:
給華德福學校家長的演講1919.8.31(四之二)
給華德福學校家長的演講1919.8.31(四之三)
給華德福學校家長的演講1919.8.31(四之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