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自由哲學】回應〈從施泰納生平看《自由的哲學》〉

 



 

文/蕭語謙

2017年初次刊登於財團法人人智學教育基金會網站,現已移除,2021年修訂重刊於三元生活實踐社部落格)

圖/日本北海道風景,取自蕭語謙部落格<北緯43.5度心的國境>

 

 

威瑪時代(一八九O~一八九七)的施泰納正埋頭於歌德的「形變」(Morphologie)問題,一八九O年代後半段,遇上了當時被稱為天才的女詩人德格拉席(M. E. delle Grazie)。那時的維也納聚集了各樣派別的思想家或神學者,固定在六晚上舉辦聚會(salon沙龍)。格拉席當時住在一位天主教神父和哲學教授的家中,聚會中以天主教派的人士居多。施泰納的自傳提到這聚會的話題都以思妥耶夫斯基或是馬索克等的理論為主。這兩位作家對於人生的黑暗面及悲劇性的情節著墨非常多,而格拉席對這個部分擁有極強烈的感受。

 

她自己當時也在書寫某些小說戲等,其內容暗示著理想主義的無意義性,並且主張惡的力量比善的力量要來的強烈,因此她的周遭都是一些專門描寫人間惡勢力的作者群,而最被他們所唾棄的是歌德。施泰納在這樣的聚會中命地維護歌德,周遭全都是和他意見的人們,施泰納仍舊不厭其煩、不改初衷地和大家交流討論。即使這樣,施泰納在當時的社交活動中最鍾情的就是以格拉席為主的聚會。

 

施泰納在自傳中提到格拉席,他說,她正在寫的一本書「惡魔的後裔」,並說到「自己最有興趣的就是描述神的對手──惡魔的姿態!」。施泰納被這些話震驚說不出一句話,默默無言的離開了那個聚會。一直在自然的環境中成長並深信人類本善的施泰納,忽然間在維也納的沙龍聚會中受到這樣的震撼教育,他在自傳中寫道她的世界和我是完全不同的思考方式但就算是和我相反、對立的立場,我也無法止住對於她的崇拜及興趣。

 

在這之後施泰納開始固定每星期到格拉席住處參加聚會,並成為了她的崇拜者。自傳第七章寫到他心境中很重要的一段往返這個聚會賜與我無以言喻的恩惠,在那我感受到令我的精神喜悅的氛圍,思想上的一致能否相通已經完全不重要,因為在那有開啟我精神層面的人,那一份探究心及熱誠就已經足夠。因為這聚會,施泰納開始思索「被惡消滅的善」,因此他開始試著整理自己一直以來所抱持的想法,他開始著手寫〈大自我們的理想〉這篇小散文,自己印刷並分發給一些朋友們閱讀。施泰納在自傳中提到這散文就是後來《自由的哲學》

 

可以說,當時施泰納通過參與格拉席的聚會而認知到,「看見惡」是如此重要的一環,同時也感受到有必要重新創造新的理想主義使命感,而這些想法的結晶就是《自由的哲學》。那個時期,施泰納曾說:我深刻地感受到必須要通過『自由』來建立起一個新的理想世界。每天都前往某間咖啡廳,在那裡活躍地經營我的社交圈,咖啡廳裡每一桌的客人都熱烈地交談著。在那吵雜的氣氛中,就只有我一個人,內在孤獨的狀態下,思考著這個問題,然後將其記錄在我的記事本裡,那是我最喜歡的環境。」施泰納當時就是這樣每天前往GRIENSTEIDL這間咖啡廳,在吵雜的人群中將所有的思緒及感受整理出來,完成了《自由的哲學》。

 

當時的施泰納對於同時代的尼采、海克爾(Ernst Heinrich Philipp August Haeckel)以及哈特曼(Karl Robert Eduard von Hartmann三人異常地尊崇,他們都是偉大的自由主義者,為了個的自由和團體抗爭,為了自由而與權威對戰,他們都是「時代鬥士」。這些環繞著自由的課題,以自由作促進歷史演化人類精神轉換的宏大思想,促使施泰納書寫《自由的哲學》,不只日耳曼民族,也與全世界的人類對話,嘗試回應與我們自身切實相關的生命對話。他試著將現代靈問題的本質集中在「自由」一點上,外在和內在世界、外在的法則性和內在的道德性之間的隔閡,施泰納感受到唯有透過「自由」才能跨過這個鴻溝。

 

至於《神智學》與《自由的哲學》二書是以不同的方式追尋相同的目標」, 所指為何?

 

 《自由的哲學》副題是「一種現代世界觀的基本概述,依據自然科學方法對心性的觀察成果」。事實上這本書所論述的就是自然科學方法論的一種,其出發點是「萬事萬物都能在不被拘禁的狀態下觀察」。也就是說,不只是朝向外在世界而已,面向人類靈魂內在觀察才是這本書的點。經由此種自然科學方法下的思考,才能通過感官知覺到所有事物的原點,也才能到達靈魂的領域。所以施泰納也說《自由的哲學》是往神祕學最適合的一本入門書。

 

實際上,近代神祕學對於人們提出的靈性追尋等問題,所給予的回應就是「從自我的內在『意識化』」,也就是要能理解「自由」的真實意義;人類的意識保持在一種被動的狀態,依著個人意識的明暗,不只是能體會到離魂或是降靈的經驗,隨著意識的明亮,個人的內在將經驗宇宙的體驗和獲得精神上的自由,意識的光除了自己內在意識的自我來啟動思考的運作之外,自我存於思考之中時,自我不只是在主觀的觀念中沉浮,而是開始了自身在宇宙中的存在,《自由的哲學》為我們開示最內部的思考體驗和大宇宙的同一性(參閱《自由的哲學》第三章)。施泰納在這本書裡已經非常清楚地回應唯物及唯心這兩派之間的矛盾。因此他在這裡提到的「不同的方式」指是以靈性科學為基以及以自然科學為基礎的人的選擇方式。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人智學鍛鍊--八個基礎練習與行星的連結

八個基礎練習來自魯道夫.施泰納  整理撰文/孫承萱 照片來自NASA 行星的力量,以八個基礎練習作為思考行星與人間的連結。 八個層次的練習,也被稱為八正道,在人智學中是一個基礎的意識鍛鍊,如果可以每天進行這個鍛練,會是非常好的! 在施泰納的著作<<認識更高層的世界>>一書中,寫到十六瓣蓮花的開展,最近與各位分享的八正道的練習,正是協助發展我們內在蓮花的基礎鍛鍊。 照片來自thelocal.se 星期日對應到的是太陽。 「星期日【正思維】Right Judgment(正確的判斷) 即使是再微不足道的小事,也要在完全充分的考量之下決定。讓任何未加思索的行動,每一件無意義的作為遠離我們的心魂。一個人的所作所為應當有充足完備的理由,並且拋開無意義的行為舉止。一旦確認了決定的正確性,便秉持內在的信念,堅持到底。 這就是所謂的 正思維。」 太陽帶來和諧的能量與存在的特質。 靜靜地陪伴宇宙間所有的存在互動、位移,觀照著整個宇宙的狀態,以無私的姿態安靜的尊重彼此。 太陽也在整個宇宙創造出一個充滿光亮的空間,在那空間中,一呼一吸帶著和諧與平靜的溫暖。 在這一天,我們在內心邀請太陽的力量進入,協助我們將意識延伸到太陽的姿態,他的奉獻、安靜、寬容與周全。 每個人都有內在道德性的直覺,當我們連結到太陽的力量時,很容易能感受到那股和諧能量與安靜的感受,我們試著將正思維帶入星期日的生活中,將有機會更認識自己的某個面向。 照片來自medium.com 星期一對應到的是月亮。 「星期一 【正語】Right Speech/ Word(正確的話語) 對努力提升靈性發展的人而言,應當只說有意義的話語。只為說話而說話,只為消磨時間的閒談,這些情況都有害。要避免一般性、主題混雜或沒有連貫的對話。這不意味著個人必須關閉與他人的互動,而是應該在交談中一步一步發展出有意義之事,說話及回答都經過各種角度的思考,沒有原因絕不說話--寧可保持沉默。 每個人應試著不說太多,也不說太少的話。首先安靜傾聽,然後再反省所說過的話。 這就是所謂的 正語。」 月亮在宇宙中彷彿一面通透的鏡子,純粹地反射、映照一切的發生。 人類透過言語傳達內心的思考、心之所向,言語映照著內心的某個面向,心魂被言語映照,言語有可能成為行動的前導。我思考、關注的面向可能成為我與朋友談話的內容,我內心想做的事,透過言語傳遞給友伴,未

運命——生命經驗的模式與意義

華文版介紹序 卡爾—漢斯.芬克 親愛的讀者, 我很榮幸向各位推介這本我的老師所撰寫的生命史工作(Biography Work)書籍。因為這本書是關於生命史工作的,我想要用傳記的方式來寫這篇介紹。 我遇到古德潤的時候,她剛經歷生命中的重要轉變,她之前是一位醫師,一九五0年代把人智醫學(Anthroposophic Medicine)帶進巴西和南美洲;之後變成一位治療師,結合多種不同的療癒模式,以全觀和健康促進的方式去對治人類的患疾。她的阿特米夏診所(其實比較像療養中心)鄰近聖保羅,她在那裡結合了人智學、治療性優律詩美、藝術治療、律動按摩、治療性飲食及生命史工作。她在聖保羅大學習醫,一九五三年畢業。之後,她在瑞士學習人智醫學,之後學優律詩美、藝術治療、律動按摩等時常被低估其價值的輔助療法。在與她的對話中,我得知我們兩人的共通處,我們都有興趣並學習營養學。多元化的學習使她可以透過多重的濾鏡去診斷和處理疾病,作為老師,她也可以分享她的洞見和熱情。她是真正意義上的療癒師,不只是醫師。 我們一九九二年在德國相識,我三十七歲,古德潤六十三歲。那時,我在柏林十字山區論壇(Forum Kreuzberg)擔任管理者和教師,那是一個人智學社會文化中心,安排人智學相關的工作坊和訓練。我安排了古德潤的工作坊,並且向學員介紹她,也參加了第一場演講。在這場演講裡,我遇見我的天命,因為她談到人類的發展歷程,那是我在社會科學和心理學的訓練裡一直想知道,但從沒遇到的教導。我好像突然找到大學課程內容裡消失的環節。我當下決定,我要參與這個課程,並在晚上進行我的行政工作。這是我踏進全觀生命史工作的第一步。她在一開始就問我要不要協助一個小組,雖然我告訴她我之前沒有生命史工作的經驗。她只是說:「你可以的。」在基礎工作坊結束後,我們同意在柏林啟動生命史訓練。她很開心參與此事,因為她女兒那時住在柏林,距離我們上課地點只有一個地鐵站。 一九九二到一九九八年,古德潤不只在柏林,也在德國和瑞士的其他地方舉辦生命史訓練的各個模組,每次參與人數在三十五到四十人之間。她每年至少到歐洲兩次,並在瑞士建立了一個生命史工作的慈善機構。在德國的Lahnhoehe醫院更特別舉辦一個專門給醫師和治療師的訓練課程。一九九六年起,她開始交接在歐洲的教學工作。我是被要求繼續主持課程的學員之一,我們每個人都用自己的設計

華德福學校的音樂教育

演講/ J udith Clingan 撰文/林妍伶 ==================================== Judith Clingan 是澳洲知名音樂家,從事音樂教學六十餘年 , 投入華德福教育長達三十年,遍歷澳洲各地、紐西蘭、印度、台灣、中國等地的華德福學校及師訓機構,作育英才無數,帶領 Wayfarers ( 旅行者合唱團 ), 陪伴青少年在巡迴演出過程中學習 、 熱愛 、 分享音樂 , 著有 《 Play On : 直笛、其他管樂器在華德福音樂教育的運用 》 。 本文集合 2018 年五月份 Judith 老師來台為中文版新書宣傳時,對華德福教育中的音樂教學所提點的看法,由全程陪同新書宣傳活動的林妍伶老師整理撰文。 ==================================== 幼兒階段的音樂體驗 在 澳洲與許多其他國家,音樂教育不被重視,有些政府甚至認為等到孩子長大一點再開始 接觸音樂 即可,所以許多 學校在 幼稚園、國小階段沒有音樂課。然而,我在匈牙利學習音樂教育時,了解到音樂對越小年紀的孩子越是重要,所以,萬一學校無法持續在國 小 、 國中、 高中提供音樂課程 的話 , 那麼 寧可 把資源放 在幼小 階段的孩子, 盡可能給予合適 他們 的音樂 課程 。 既然我們現在要探討華德福 教育 ,就應該了解施泰納的看法。施泰納曾說,唱歌是最重要的事。首先,他表示音樂非常重要,我們為了培養孩子的音樂性,第一件事情就是要跟孩子一起唱歌。在孩子生活中出現的大人,需要每天經常在孩子面前唱歌。有些音樂教育家表示母親懷胎時,就應該經常唱歌,讓腹中胎兒聆聽、感受歌聲帶來的震動。  或許華德福與非華德福教育最大的差異是給孩子的音樂類型。施泰納說孩子年幼時,到他們八、九歲的階段,最需要的環境是「善」與「愛」。因此孩子年幼時,我們應該提供他們 充滿 愛的氛圍,並且用歌唱來傳達。孩子還在襁褓階段時,給他們廣播或 CD 的音樂,對他們來說幫助不大,事實上,最好不要給這個階段的孩子用科技產品發出的聲音。實驗指出,將兩盆植物放置於不同空間,一盆接觸嘈雜大聲的音樂,過了一陣子,這盆植物死了;另一盆處在優美樂音之下的植物則欣欣向榮。  另一個差異是,施泰納重視人的心 與 靈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