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慧與人類心、靈的戰役

著作/本詰敏(Benjamin Cherry) 於 April 2018
翻譯/陳脩平



人工智慧的影響已襲捲生活的各個領域,我們有什麼力量與之抗衡?這個問題日益迫切,而人類的未來取決於我們如何回答這個問題。我們所面對的挑戰其實不只是人工智慧本身,而是所有支撐著人工智慧的科技,從人造衛星到手機,還有伴隨而來的電磁與核子放射等,都對健康造成威脅。我們已經生活在一個侵蝕生命能量的網裡,這些破壞性的力量日益深入、穿透我們的生活與生命。有什麼純粹來自人類的活動可以制衡、中和它們呢?這是一個基本而務實的提問。

與人智學有所連結的人當然不會太難找到這個問題的答案,但是重要的是我們是否身體力行地實踐這些智慧。這篇短文簡要述及三個人類活動的領域,從中我們或許可以發展出平衡的力量和解決之道:
1. 藝術、2. 社會關係、3. 冥想以及不依賴感官的思考

1. 在華德福教育裡,每一件事都要化為藝術——不只教學,包含了領導、時間管理、評量、對話、決策、與家長或同事的關係、撰寫報告、備課、平衡學校與家庭生活等。是什麼把一般的活動轉化為藝術呢?很大程度是依靠我們在活動中的內在態度。我是否熱愛自己所做的事?我知道自己為什麼做這件事嗎?我是否出於自由地工作,並在工作中連結自身完整健全的內在品質?這是否是我自己的創造性作為?只有對這些提問的肯定答覆,才有可能平衡人工智慧帶來的影響。

2. 同樣地,我們與同僚、家長、社群伙伴之間的關係是帶著社會性或反社會的態度呢?透過我們的做事方式,是否在人與人之間建立起一些聯繫,還是我們只是按著規則和慣例在做事呢?我們是否學著把責任轉變為愛?在共同的任務中,我們是否建立新的互動形式以促進社會連帶感以及人們對群體的興趣(social interest),並包容更多樣、不同的人們呢?我們的工作帶來更多社會健康還是病態呢?

3. 在以上兩個領域裡的工作都與一個人的思考方式有關。我是否仍然閉鎖在物質身大腦裡的思維,這樣的思考方式不可避免地帶來物質主義的陰暗,或是透過研究和實踐,我持續學習提升自我達到獨立而不依賴大腦、靈動鮮活的思考

此處我們碰觸到一個根本性的議題:學習活在有意識的活動中,超越身體的限制。我們的身體毫無疑問地將繼續苦於人工智慧的干擾並遭受生活環境中各種力量交織成的網路之危害,但那不代表我們的心魂就要因此陷入病態,對這一切俯首稱臣。施泰納給的所有操練都是在強化心魂的。所有練習都在預備著我們,使我們更能主宰自己的生命,無論是身體以內或超越身體之上的生命,無論是今生或未來。

《自由的哲學》是施泰納的一部核心著作,其中的主要練習是觀察自身的思考,缺乏這樣的鍛鍊便不可能掌握這本書的精義。這樣的活動是純粹靈性的過程,每個人只要留心、存念,以充份的意識加以鍛鍊,就可以體會。在這過程中,頭腦和身體作為一個載具,接收這個不以身體為基礎的靈性活動所帶來的效果,除此以外,它們沒有其他的作用。

在所有物理和智能有關的領域裡,機器人都將超越人類的表現,但是人性核心的部份永遠不可能移轉到科技產品裡。它們不可能有心,不會有自行產生並能自我維持的意志,也不會有靈動鮮活、不依賴身體的思考。機器可存取與執行的資訊數量或許是無窮無盡的,然而機器人不可能理解其中的任何意義,因為理解的能力在心魂裡。

人工智慧將入侵、攻擊人類心魂的各個層面——我們的意志、情感、思考和觀察的能力。這是地球上的一場重大戰役,在米迦勒和阿里曼的理智之間。其結果端賴人類的抉擇。我們是宇宙事件上演的舞台,但我們絕不是被動的接收者和旁觀者,我們是可以決定最終結果的施為者。這不只是宇宙的戰役。這是我們的戰役,每一個人的內在爭戰,戰場就在個體化的人類之「吾」裡,在心魂裡、也在世界裡。未來掌握在我們手中。「世界我」(World I)把它自己無條件地交付在每位「個人我」(Individual I)的自由意志裡。

來自世界各個角落的人們在自我覺察和完整道德責任之下所採取的自由行動——這是任何對未來的評估和展望都無法完全預測的元素。

有趣的是,所有這些特質也是華德福教育要在下一個世紀仍能存活並興盛所必要的。因此,我們可以把人工智慧視作一項刺激,鼓勵我們邁開大步,採取必要的轉化作為。若我們的教育只是服務於傳統或教條,就不能在打造人類心魂面向未來世界的挑戰上產生基本而重要的貢獻。因此我們對人工智慧問題的解答同時也是活化這個教育的處方,讓華德福教育不只延續,並且協助創造更新、真正人性的世界。


作者簡介
本詰敏(Benjamin Cherry
具有英國劍橋大學法律碩士學位、伯明翰大學醫學學位、澳洲亞巴斯特大學教育證書。在英國、南非、澳洲接受華德福師資培訓,在澳洲創辦一所華德福學校並執教十九年。之後從事華德福師資培育及辦學指導,足跡遍佈澳洲、亞洲、非洲、北美洲,專長講授人智學理論基礎、華德福教育課程精神與教學實務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