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經營一個BD農場


(北海道Sophia Farm BD農法講座_2018/1/22課程分享,文/陳脩平)




今天的分享重點在如何經營一個BD農場。人生處處有驚喜,大自然也不是人類能夠完全掌握的,在自然中和宇宙力量工作的BD農業當然也是跌宕起伏、柳暗花明、死透再新生的鍛練。今天的談話方向也循著如此曲折的線條,從技術層面到講入人心的感受和體驗,一度,兩位台上的翻譯都在落涙、講者也哽咽、台下聽眾也互相傳遞面紙⋯⋯。

北海道的Sophia Farm還沒完成BD的迪米特(Demeter)認證,Ben說,他們有在準備此事,所以他研究了迪米特的要求,但首先得要先通過他自己心中的標準,他對生機互動農場的樣貌有一番想像,那個標準、心中的那把尺可不比迪米特容易過關!

迪米特認證標準著重的七大領域
1. 符合生物多樣性的要求
2. 農場可以自行創造出肥力
3. 清淨的水源和水循環
4. 使用BD配方
5. 野草、蟲害的管理方式
6. 整合動物在整個農場的運作裡
7. 收成以後的處理

以生物多樣性的要求為例,農場要有10%的野地,不用於生產,而是做為野生動植物、蕈菇類的生長環境。在認證過程中,農夫要隨時可提出清楚的文件記錄,說明野地的規劃區域在何處,表示這是充滿意識的決定,不只是放任一個地方不加管理就算作是野地。

要如何達成豐富的生態多樣性呢?首先,若是大自然所提供的素材,我們要保存、保育;其次,透過人類的種植或飼養也可以創造出多樣性;第三,還要顧及基因的多樣性,留種、育種是不可少的;最後是土壤的多樣性,土壤的層次分明,而且有不同的土質適合不同的作物。

談到生態多樣性,農夫的工作是生產農牧產品,害蟲或野生動物會減損產出並影響農家生計,防治蟲害和野生動物的管理如何與生態多樣性的目標取得平衡?有可能在農民的經濟生活和大自然的生態平衡之間同時取得平衡嗎?還是說農場裡的人先達到身、心、靈的平衡,農場就會趨近平衡呢?這真是個大哉問!

何謂平衡?

Ben說,要做到生態多樣性同時友善地管理害蟲和野生動物真的要耗費大量人力,因此一個生態系完整的BD農場不可能是一、兩個人的工作,必須是一個社群來守護,或許也加入了天使的幫忙。他說,不要忽視心念的力量!他以自己為例,在立志成為BD農夫之時,他和上天溝通,請求協助讓他成為一位BD 農夫,開始這條路之後會有許多考驗,通過這些考驗增強了他的力量。然後他再次祈求,召喚同伴、適合的農地等,祈求獲得回應後,也會再有新的磨練,就這樣在一步一步穩紥穩打的實踐中,懷疑、不安被驅趕走了,環境和人心之間的平衡也是在實作中拿捏出來的,不是用理論談出來的。Konomi補充道,像出家人或修道者在他們的隱秘修為中為世界祈禱,農夫則是在日日的農場事務裡,透過肢體的勞動在禱告,無論是內在的心念或外在的農事,都是達到身、心、靈平衡的修練。

地球上沒有一個百分之百乾淨無染的完美環境,農場很難避免流動的水和空氣裡所帶來的污染,我們要做的不是去憂慮或譴責那些不知從何方飄(漂)來的污染物,而是老老實實地做BD堆肥、用BD配方!Ben說BD堆肥和配方會保護土壤和植物,讓它們有更強健的生命力。埃及開羅的人智學社區SEKEM在沙漠裡開闢出沃土,不僅以BD農法種植出豐富的作物,也提供了大量的就業機會,成就一個充滿活力的社區。所以,BD的堆肥和配方真的值得一試,地球值得有更多的地方得到這樣的照顧!


堅持下去的力量

雖然BD農法看來充滿豐盛的許諾,但這條路也是充滿艱辛的。就在兩年前,Ben和Konomi的農場才經歷一次大考驗,那一年,罕見地有颱風侵襲北海道。一般牧場在牧草長到夠大時就收割,連草上的水珠和溼氣一起包進大塑膠袋裡,進行醱酵後收藏的作業;但BD的牧草是要連續三個大晴天,用陽光把牧草充份曬乾後才捆成草塊。因為颱風,他們等不到連續的三個太陽日,收割下來的牧草也都泡在水裡,同時,Ben的腳被農機具割傷,說好的實習生(重要的額外勞動力)也爽約沒來,聽著雨聲想著一連串的打擊,兩人心中響起小小的聲音「是不是放棄算了......」。

Ben與Konomi兩人沒有小孩,過著簡樸的生活,若為了養活自己,只需要一小方菜園,留著一頭牛就好,根本不必去煩惱照顧那麼一大片土地。是什麼支持他們繼續走下去,度過兩年前那個寒冷的冬天呢?

Ben說,是華德福學校的孩子!當他拜訪日本各地的華德福學校時,看到那麼多純真的孩童努力學習著,他們的心靈正在成長著,卻沒有得到正確的營養,每到一處他都有股衝動,想要留下來為學校的孩子種植BD食物,這是他的心願。說到這件事,牛仔一般身型的Ben激動哽咽。Konomi說,她走上這條路的理由很簡單,原本是高中音樂老師的她,因為不想在音樂上給每個學生一個判別高下的分數,身在公立學校的體制裡,她動彈不得,想要更自由地教學,於是遇見了華德福教育和人智學。原本在封閉僵固的體制裡,好像什麼也做不了,赴美進修後,發現人智學的天地這麼寬廣,可以做的事多得不得了,她像一塊海綿一樣,努力吸收,什麼都想要。但是,Konomi說,我們可以有宇宙性的思維(靈性科學處理的主題很多都是宇宙尺度那麼廣闊的),但只能在土地上誠懇踏實地踐行,所以她選擇了BD農業及與人群一起努力的CSA這條路。


不忘初衷就會有力量!

農業在高速的現代社會裡是被遺棄的、被鄙夷的一條路,務農者不只收入不高,在社會上也是無聞無名的沉默者,走這條BD之路的人需要怎樣的內在鍛練才能面對、回應這樣的普遍價值觀和大環境呢?這個問題的敍述把脈絡理得更清楚了,Ben不等聽完翻譯轉述的提問之後,把手上的本子甩在一邊,站起身來說:「我懂你的問題了!」,那個「懂」是自己也有切身同感的懂,而不是腦袋裡運算出來的懂。Ben說:「不要管錢的事!你拿一疊鈔票到牛的面前,可以做什麼?牛隻需要人類的悉心照料,提供高品質的牧草,每天幫他擠乳等,錢能做什麼?不要為了錢而選擇去做或不做什麼,要為了某種生活型態、為了愛去做!出於愛的工作,你才會找到持續下去的力量!」

編註:
本次活動由三元生活CSA社團舉辦,邀請北海道Sophia Farm的兩位BD農夫Ben與Konomi於2018/1/19-23來台訪問,全程費用由張詩瑩與幾位夥伴贊助支持,所有收入扣除場地等活動費用全數支持Sofia Farm。本篇文章記錄1/22的分享內容,參與者包含慈心學校社群、宜蘭在地和來自台灣其他地區的BD農業追求者共四十多人,我們也在寫著台灣BD CSA的過去、現在、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