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道夫.施泰納談華德福學校的精神(1919)

(譯者/陳脩平)





只有當我們在學校裡,於正確的時間點提供正確的材料,否則,人們無法於內在掌握生命。

如果學校沒有賦予我們推開生命之門的力量,那麼生命對我們仍然是緊閉著的。只有在學校生涯的早年,教師作為生命本身的形象站立在我們面前,才有可能培育出那股力量。年輕歲月的特別之處在於人和生命之間仍有一道溝。我們必須在這溝壑上搭建橋樑。

年輕的感官、年輕的智能、年輕的心魂、年輕的意志都尚未成形,生命還無法以正確的方式接觸年輕的人。

孩童是透過教育遇見生命的。

教師在一位孩子面前的形象,就像在往後的人生裡,生命直面著這個人一樣。生命必須濃縮在教師身上。因此,教師必須保有深刻的對生命的興趣。他們必須在自身之中承載著這個時代的生命。他們必須對此具有意識。

從這樣的意識之中煥發出生動的教學與言行,才能傳達到孩子們那裡。要做到這樣,教師必須不能再悲慘地被困縮在學校的領域之內;他們必須感到自己被整個當代社會寬宏地撐託著,而這樣的支持連結著未來,那個未來正是教師們最深刻關切的。

在現行的情況下,雖然有眼前的困阻,我們仍應該嘗試在學校裡做到這件事,那些在今世生命裡已具足必要先決條件的人們也可以做得到。我們不應該出於偏狹的興趣從事教育,或出於對此或彼的偏好而教學,我們應該回應當今與未來的人類發展所必須的事物,那些明確而高聲地向著我們訴求的事物。透過華德福學校的創建,那些我們看作當前人類發展進程上必要的事物應該進入並強化我們的教學。

==============================

譯注:此文來源GA297,本文譯自英文版,感謝Anthroposophic Press授權翻譯。